1. <th id="anckp"></th>
      <tr id="anckp"></tr>
      1. <code id="anckp"></code>
            www.s4me2.tw 設為主頁加入收藏精博欣賞互動留言版聯系我們 
          新聞資訊 兩會新聞 國際資訊 神學園地 堂點介紹 靈恩花絮 信仰入門 靈命成長 生活百科 婚姻家庭 親子教育
          證道分享 本會牧師 教牧同工 事工報告 禱 告 屋 信徒人生 見證分享 團契生活 ENGLISH 英語園地 生活指南
          影音欣賞 培 靈 會 詩 歌 MV 和諧社會 政策法規 文化鑒賞 教會節期 郵票欣賞 教會歷史 圣經故事 音 樂
          文章標題:其實我并不堅強,只是祂讓我不至缺乏  文章來源:貝貝  發布時間:2016/6/27  訪問次數:2700  文章簡介:2016年爸爸住院,我學會了緊緊依靠主,學會感恩,感恩醫生護士職責之外的體恤和照顧,感恩其他患者家屬的同情和勸慰,感恩弟兄姐妹的開導和慷慨,感恩我在焦慮的情緒里不忘記禮貌和傻笑,感恩我爸爸和我一起禱告一起阿門,感恩主憐憫我們的弱小回應我們的禱告!
           

             當前位置:  首 頁   →  云彩集   → 其實我并不堅強,只是祂讓我不至缺乏

          其實我并不堅強,只是祂讓我不至缺乏

          文章來源:貝貝   發布時間:2016/6/27     訪問次數:2700   
            


          簡介:2016年爸爸住院,我學會了緊緊依靠主,學會感恩,感恩醫生護士職責之外的體恤和照顧,感恩其他患者家屬的同情和勸慰,感恩弟兄姐妹的開導和慷慨,感恩我在焦慮的情緒里不忘記禮貌和傻笑,感恩我爸爸和我一起禱告一起阿門,感恩主憐憫我們的弱小回應我們的禱告!


          【 字體: 】【 打印 】【 關閉
            


              從2011年到今年,除了2013年,我爸爸每年都住院。他住院的經歷,簡直就是我的成長史。

           

              我不接受這種成長,如果能選擇的話。


              大學一畢業,剛剛能掙錢,我爸爸的身體就開始出狀況。命運真的很幽默,上學的時候家里拮據,爸爸除了抽煙喝酒,從來不給自己買吃買穿。我開始工作能在金錢上回報他了,他反倒病了。當然,也可能在我上學的時候他的身體就有問題,他一直都在硬扛。



              終于到我畢業了獨立了,他撐不動了。



              疾病折磨著他的精神和身體,轄制著他的情感和行為,他生病后,對我最多的回應就是一句辱罵的臟話。



              所以爸爸每次住院我都特別的焦慮,既因為擔心他的身體,也因為他在醫院這種需要安靜的環境粗暴的罵我。我很難堪,心里也特別難受,但只能笑嘻嘻地去哄他,我知道他罵我的時候,周圍的人不都盡是理解或者同情,大多數人是在那看笑話。我哭我罵我一走了之,看熱鬧的人不會抻回脖子,唏噓的人也不會停止咋舌。



              比如2014年,我爸爸剛從ICU轉到中間監護室,那個病房人特別多也沒有電視,我爸爸罵我就成了別人的電視劇。



              我解決的辦法是決不和那些把我們父女當電視劇看的人主動說話。可沉默也不行,架不住熱心觀眾的好奇心。



              連續不能好好睡覺我已經很累了,我爸爸罵我我基本能皮糙肉厚坦然面對。最讓我受不了的是總有人替我操心,說些我回應不了的話,比如你媽怎么不來,你應該回學校上班撈點錢。



              我要怎么回應呢,解釋我從小就是單親家庭沒有媽,解釋我沒那么偉大愛學生超過愛我爸爸把工作辭了?



              還有一個看客更逗,在聽見我爸爸罵我的時候竟然說我爸爸是欠揍,話語中完全沒有對一個病人的憐憫心。

           

              你看,這就是看客,看也就罷了,還非得打著同情你的幌子來替你“伸張正義”。豈不知,就是這些話讓我受到了更深更無法排解的傷害,讓我更加怨恨為什么我要面對這一切,而且大多數時,我要獨自面對。



              疲勞、經濟壓力、爸爸罵我、看客的竊竊私語,最最關鍵的是對爸爸身體的擔憂,讓我越來越是一個沒有安全感的人。爸爸每次住院我都焦慮、恐懼。

           

              還好,在我安全感缺失的狀態沒有完全主導我的人生前,我在學習倚靠主。從此,我不再是那個只能靠自己的年輕女孩。



              當然,改變是一點點的,等我發現我已經學會倚靠主了,是在今年爸爸住院的時候,這已經是我信主的第四個年頭了。


                      

              三月末,爸爸復診時檢查出心臟射血分數下降。我聽從醫生建議趕快交錢,讓他住院。

           

              爸爸對自己的身體并不了解,他不知道也不相信他每天兩盒煙對身體的損害,就是總喊著自己腿疼。我怎么給他講吸煙加重動脈硬化,腿會更疼的道理他都不聽,就是埋怨我不搭理他的訴求。所以盡管他入住的是循環科(心內科),主管他的吳醫生問他哪不舒服,他只強調腿疼。



              于是吳醫生給爸爸除了安排心臟方面的檢查,也安排了腿部彩超。



              清明節小長假前,吳醫生告訴我節后給你爸爸再找血管外科做一個腿部會診,沒什么問題就可以出院。



              我心里放松了一點,小長假里的禮拜日我還去了一趟醫院附近的教堂參加聚會,晚上去醫院陪爸爸時又給病房里的一個大哥傳了福音。



              小長假最后一天,吳醫生上夜班,我想去問問他我爸爸的腿部彩超報告,可是想我自己長期失眠好不容易睡著卻突然醒來的那個難受勁,就不好意思去打擾吳醫生了,我希望他能在一切可以休息的時間多休息一會兒。


              第二天早上在走廊碰到了他,就問起彩超報告的事,他告訴我“你爸爸腿上有根血管都快堵上,等血管外科會診看看情況,要不要做手術”。

          “堵到什么程度?”我緊接著問。
          “百分之九十九。”
          “不做手術怎么樣?”
          “不做就可能壞死,壞死就可能截肢。”



              吳醫生溫和地回答我。我爸爸住院的這幾天,他就一直對我們爺倆格外的體恤。



              我走回病房,害怕得不得了。后悔干嘛非要問到底堵到什么程度,人家醫生模糊地說了一個快堵上了,我偏偏較真的問百分之多少。百分之九十九,那和都堵上了有什么區別。怪不得有時候我看我爸爸走路是一條腿拖著另一條腿走。



              那就肯定要做手術了,我暗暗地想。壓力一下子就填滿了,我好想找個人傾訴一下。

           

              可是我不知道找誰,我爸爸這幾年住院,我大姑會來幫幫我,但她也是六十多歲的人了,陪著比自己小四歲的弟弟,她心里壓力很大,也和我一樣沒法傾訴,況且大姑還有自己的生活。

           

              至于朋友,我又怎么好意思去打擾人家呢。我有幾個一直都對我很好的朋友,無論是在精神上還是在經濟上都給了我極大的幫助,但是越因為這樣我越不想去讓我這些滿滿的負能量影響他們的心情。



              我還擔心錢,準確點講是不舍得。我爸爸14年差點要做心臟支架的時候,大夫和我說一個支架要10000塊錢。腿上做手術放支架多少錢我不知道,便宜也不會便宜到哪,說不定還更貴。如果我現在上班,每個月有穩定的收入我并不很心疼,但是我現在沒有工作,攢錢其實不容易,爸爸每個月吃藥要一千多塊,柴米油鹽醬醋茶每一樣也都不便宜,10000塊錢我也要攢幾個月的。



              越擔心我越不知所措,越不知所措心里就越擔心。


              我低著頭,使勁的禱告,想要把我的心事埋進塵埃,然而這又怎么可能呢。



              可是在禱告中,我卻清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焦慮,擔憂,恐懼都是我不能承受的,繼續去承受那些重擔會壓垮我自己。我應該交托,交托給主。我要做的就是那些我能做好的事情——好好陪著爸爸,聽醫生的安排,等待和禱告。



              想到這些,心里有了很多平安,上網又查了下腿動脈硬化的資料,看來看去覺得做手術未必是件壞事,就像吳醫生跟我說的壞死就有可能截肢。爸爸現在走路慢騰騰,至少還可以自由活動,花錢花錢吧,做不做手術就聽醫生的。



              我給我的好朋友歡歡和教會的徐阿姨都打了電話,請他們幫我禱告。憑著信心,我請他們幫我禱告求主醫治爸爸。因為焦慮慌亂害怕,我請他們幫我禱告求主使我的心安定。


              我又想,不管手術不手術,只要醫生給出的是最有益爸爸的治療方案,一切都OK。那么醫生很關鍵,所以我請他們幫我禱告求主保守有一位謹慎客觀有責任心的醫生來為爸爸會診。



              總之,一切交給主,求主保守這件事。



              歡歡接我電話的時候還在上班的路上,她說她會找他們教會的弟兄姐妹一起禱告,還問我錢夠不夠。這幾年她一直鼓勵我支持我,所以我很實在地告訴她不知道手不手術,錢應該是夠的,只是我爸爸身邊不能離人,我要是不方便回去取,你就先給我轉點過來。歡歡爽快答應。



              心里有了平安,我逐漸的恢復了理智,又開始希望爸爸能做手術,這樣他走路就不會腿疼,心情也會好很多,以后帶他出去玩他能盡興,說不定還可以安排我和他都期待的旅行。


              可是不知道為什么會診醫生始終沒來,這一等就是兩天。我反復焦慮,但只要一焦慮我就禱告,在心里默默的呼求主保守我爸爸,安定我的心。主深深的憐憫我,心平氣和時我把爸爸這次住院的經歷和遇到的人想了一遍,其實都有主在保守 。



             負責爸爸的吳醫生是暖男;病房里的患者、家屬不僅沒有說閑話的看客還都使勁勸我爸爸別罵我;有幾個護士對我爸爸格外的照顧;還有護工叔叔說什么也不要我給他準備的水果和牛奶。

           

              很奇妙,爸爸這次住院也罵我、也要煙抽、也著急回家,但都是在我的承受范圍里。

           

              最讓我驚訝的,是自己的改變!焦慮怨懟沒有毀滅我愛別人的能力!



              以前,我幾乎不會幫其他患者或者家屬的忙,雖然覺得醫院是個傳福音的好地方,但也從沒傳過福音。



              感謝主,我的生命改變了。我能去愛病房里的伯伯哥哥們,給他們看吊瓶,蓋被子,像哄孩子一樣的哄不開心的老爺爺,我能暫時放下對爸爸的擔心,去為他人祈禱,并告訴他們耶穌愛你的福音。



              某一天,我終于想通了。



              我想起2012年帶爸爸住院檢查,當時我們很明確的說了腿疼的癥狀,可是一大圈查下來,完全沒有給爸爸做腿部的檢查,直到一年之后姑姑帶爸爸查出腿動脈硬化。吳醫生是這幾年看病的醫生里唯一一個主動給爸爸做腿部檢查的醫生,盡管他的專業是心內科。



              我們無權無勢無錢,也不認識什么關系,但唯獨認識耶穌,祂保守一切,吳醫生不就是最好的確據嗎。



              我終于懶得去鉆牛角尖了,為什么我爸爸會生病,為什么我一畢業沒等喘口氣就要開始養家糊口,為什么我不能結婚,為什么我要面對憂慮和恐懼······
          這一切的怨恨和憂傷的根源,是我對自己能力所限的無奈和失落。



              但,我不是孤單前行,耶穌基督是我的光,我的鹽。



              真的,還記得我請弟兄姐妹們做的那個禱告嗎——求主保守一位謹慎客觀有責任心的醫生。



              主完完全全實實在在的回應了我的禱告。



              會診的是一位和我們同姓的趙醫生。趙醫生一來,就對吳醫生說你忙吧,我自己就行。說了兩遍,吳醫生就是要留下來。


                   
              那一刻真的很感動,我曾親眼見過耳科醫生拒絕急診醫生先檢查患者耳石癥的要求。我以為醫生都巴不得先走呢。



              趙醫生檢查了爸爸腳的顏色溫度,馬上就做出判斷——不用做手術。我當即在心里歡呼,可是又馬上想到做手術的好處,就問趙醫生我爸爸有根血管不是快堵上了嗎?不做怎么辦?

           

              趙醫生認真地說你爸爸現在沒到做手術的程度,那種手術做了也還是會堵,主要還是戒煙吃藥。我喋喋不休地繼續和他爭辯,但趙醫生堅持不做手術。



              最后他被我逼到說了“大實話”——我就是想掙你的錢,也不能這么掙法。他這么說,我徹底放心了。



              我所禱告祈求的事情,主通過趙醫生的堅持回應了。



              吳醫生一直在旁邊,在趙醫生被我犟得都有點生氣時,他笑著和他解釋這姑娘對她爸太那個了。“那個”就是說我孝順吧,從我爸來住院的第一天他就說我孝順。他還告訴我爸爸“還是姑娘好,兒子怎么會管你”,話音一落他可能覺得這話在誤導我爸爸女兒都好會不珍惜我的孝心,又加上一句“也不是所有女兒都管”,還拿了個他認識的患者舉例子。



              我其實不愿做個孝順的女兒,我愿做個依賴爸爸的小女孩。我爸爸沒生病前,確實也是這樣的。



              可是爸爸一生病,我必須得扛起來,因為他是我的爸爸。



              孝順這個詞的背后是堅強和忍耐。



              在這個妹子都愛標榜是女漢子的時代,堅強這個詞讓我懊惱,讓我沮喪,讓我覺得我沒有別人快樂、幸福。



              但,天父愛每一個人的方式不同,給每一個人的恩典也不同。是的,2013年我信主了,在祂里我可以大大方方的承認我的軟弱,不用怕別人笑我沒出息而不敢放聲大哭。 

           
           
              我笑,世界未必和我一起笑;我哭,祂便和我一起哭。



              我也漸漸明白,其實從一開始我就不堅強,只因天父愛我,我才能不至缺乏,不缺乏忍耐,不缺乏擔當,不缺乏熱心禱告的弟兄姐妹,也不缺乏這試煉我的環境。



              正是這樣,加速了我的成熟和獨立,讓我看清自己的軟弱和對爸爸的愛的有限,讓我無論怎樣還是要好好愛爸爸,他不只是我的爸爸,更是天父的孩子,是上帝給我的恩典。


              爸爸住院記,就是我的成長史。



              2014年爸爸住院,我的信仰生命還很小,我不能諒解那些看熱鬧的人,但憑著主的保守,我始終沒有亂發脾氣。



              2015年爸爸住院,我開始學會和醫生溝通體恤護士們的不容易。學會用心去看人的良善,說話嘰歪的醫生不是態度不好只是太累太忙。

           

              2016年爸爸住院,我學會了緊緊依靠主,學會感恩,感恩醫生護士職責之外的體恤和照顧,感恩其他患者家屬的同情和勸慰,感恩弟兄姐妹的開導和慷慨,感恩我在焦慮的情緒里不忘記禮貌和傻笑,感恩我爸爸和我一起禱告一起阿門,感恩主憐憫我們的弱小回應我們的禱告!



               作為我爸爸的女兒,我不愿他是一個有病的爸爸,疾病讓他的身心都受到了巨大的折磨。但事實如此,我只能接受和面對。



              然而,神總在做奇妙的工,2015年冬天,在我都不相信爸爸會信主的時候他信主了,距離我小時候家里出現變故他和別人開玩笑說“我現在該去信耶穌”遲了二十年!



              遲到就遲到吧,愛從未缺席!

           

              從過去直到永遠!

           

          作者簡介:貝貝,80后,一個在懵懵懂懂中蒙恩的罪人。生活在北方小城,過簡簡單單的生活。從小到大,斷斷續續了解過基督信仰,直到接近而立才認識耶穌。期待未來的自己能好好愛主,愛每一個人。

          本文轉自:行在恩典中的女子 微信公眾賬號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相關鏈接:

              為愛而生

           
           
          傳真、電話:0532-83880285 | 投稿郵箱: churchqd@163.com | 84424693@qq.com
          Copyright 2009 青島基督教網站 版權所有      備案/許可證編號為: 魯ICP備 09049800 號
          香港王中王论坛资枓挂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