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h id="anckp"></th>
      <tr id="anckp"></tr>
      1. <code id="anckp"></code>
            www.s4me2.tw 設為主頁加入收藏精博欣賞互動留言版聯系我們 
          新聞資訊 兩會新聞 國際資訊 神學園地 堂點介紹 靈恩花絮 信仰入門 靈命成長 生活百科 婚姻家庭 親子教育
          證道分享 本會牧師 教牧同工 事工報告 禱 告 屋 信徒人生 見證分享 團契生活 ENGLISH 英語園地 生活指南
          影音欣賞 培 靈 會 詩 歌 MV 和諧社會 政策法規 文化鑒賞 教會節期 郵票欣賞 教會歷史 圣經故事 音 樂
          文章標題:藝術 信仰 人生——走近中國合唱指揮家馬革順教授  文章來源:天風  發布時間:2016/7/4  訪問次數:2803  文章簡介:馬革順教授其名,也許并不為國內公眾所熟悉,但其人,卻是中國合唱界泰斗級人物(盡管他自己并不喜歡這一說法)。
           

             當前位置:  首 頁   →  云彩集   → 藝術 信仰 人生——走近中國合唱指揮家馬革順教授

          藝術 信仰 人生——走近中國合唱指揮家馬革順教授

          文章來源:天風   發布時間:2016/7/4     訪問次數:2803   
            


          簡介:馬革順教授其名,也許并不為國內公眾所熟悉,但其人,卻是中國合唱界泰斗級人物(盡管他自己并不喜歡這一說法)。


          【 字體: 】【 打印 】【 關閉
            

          文丨王從友

            馬革順教授其名,也許并不為國內公眾所熟悉,但其人,卻是中國合唱界泰斗級人物(盡管他自己并不喜歡這一說法)。他所寫的《合唱學》被譽為合唱指揮界的“圣經”;他所作的《受膏者》是中國近現代,以至當代最好的基督教音樂作品。多年來,他不僅多次被評為上海音樂學院優秀教師,還榮獲蕭友梅音樂教育建設獎、中國文聯金鐘獎——終身榮譽勛章、美國威斯敏斯特合唱學院榮譽院士……并享受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他的影響遍及東南亞各國以及美國、澳大利亞等國。

            90多年的風雨歲月,這位世紀老人歷經抗戰、內戰、新中國成立等中國社會的動蕩與巨變,以及后來“文革”的“浩劫”。即便是如此動蕩不安的環境中,馬教授依舊取得了如此令人驚嘆的藝術成就。人們不禁要問,是什么樣的力量在支撐著他呢?帶著疑問,筆者來到了馬革順教授在上海吳興路的家中,走近這位合唱指揮的泰斗,嘗試一探馬革順先生的藝術人生。

            一、起航:
              插上音樂的翅膀

            1914年12月27日,南京馬兆瑞牧師的長子出生了,馬牧師給他起名叫革順,這是一個圣經人物的名字。出身牧師的家庭,馬革順先生自小就到教堂中參加崇拜。馬兆瑞牧師堅信“棒頭之下出孝子”的管教方法,對子女的要求很是嚴格。父親的嚴厲使得家中的孩子沒有什么娛樂項目,但馬革順先生還是有自己的快樂時光,那就是在教堂中聽唱詩。牧師講道后,全體會眾起立,風琴彈響起前奏,引導會眾唱起贊美詩的那一刻,那樂聲、歌聲回響在教堂的穹頂時,他就會被贊美詩優美的旋律、被合唱和聲的美所陶醉。盡管詩歌簡單,還常常重復,但正是教堂里的贊美詩,給了馬革順先生最早的音樂啟蒙。
          作為家中的長子,父親一直希望馬革順先生能報考中央大學的土木工程系,因為父親知道陜西的老鄉劉夢錫是中山陵的總工程師,就是學建筑的,很有名氣。但因著對音樂的熱愛,在高中畢業考學時,馬革順先生還是大著膽子與父親商量說:“如果我報考音樂系,將來學成了為教會做音樂工作,你能不能同意?”可能是父親覺得教會音樂也確實需要人才,就同意了兒子的請求。其實,馬革順先生在說這句話時,不僅是向父親,也是對天父許的愿—— 一生都要為教會音樂工作盡心盡力。1933年,馬革順先生順利考入中央大學學習合唱指揮。那一句承諾也在他近百年的人生歷程中得到驗證:只要教會需要、自己力所能及,就全力奉獻!而音樂也為馬革順的人生插上了飛翔的翅膀。

            二、前進:
              求索愛與正義

            在教會長大的馬革順,他的音樂事業也從來沒有離開過教會,他音樂事業的一開始就是這樣。求學期間,他組織父親在教會所辦的孤兒院的孩子們組成合唱團,參加演出獲得好評;他參加1934年《普天頌贊》贊美詩集的征稿,并有《嬰兒周歲歌》(后改為“嬰兒生日歌”)被錄用……這一切也都初步顯露了他的音樂才華與潛質。在學校時,他也常常參加一些賑災籌款,參與抗戰宣傳,這也顯示了他心中所有的上帝所賜的愛與正義。1937年,日本發動了侵華戰爭,剛工作不久的馬革順先生不得不放棄在杭州的工作,輾轉到西安。在那里,他更加投入地用指揮與歌唱來宣傳抗日,也積極參加西安青年會組織的抗日宣傳活動。也正是這一戰火,使馬革順先生又回到了用音樂來服侍神的道路上。1940年,馬革順先生從西安輾轉到上海與相戀多年的盛璐德結婚,婚后,先后在上海的甘氏圣經學院、華東神學院授課。在神學院教課得心應手,平時訓練學生唱詩班,還組織他們開音樂會,每主日也在教堂獻詩,在上海教會中很受歡迎。

            抗戰勝利后,馬革順先生覺得不能只滿足于目前的指揮水平,他用自己在中央大學的成績申請就讀當時美國最好的合唱學院——威斯敏斯特合唱學院,這本是一件很難的事,但對方看到他在中央大學學習時大多是“A”的成績,還是同意給他學費和獎學金。由于經濟原因,他選擇在1947年先讀美國浸會背景的西南音樂學院,這個學院給他全額獎學金,然后再去心中的藝術圣殿威斯敏斯特合唱學院學習。

            在西南學習時,因為其中也有神學院,里面學習的有很多小牧師,交往久了,他們就請馬革順先生去自己所在的教會講道,介紹中國教會的情況。他在受到同學的邀請去介紹中國教會的情況時,提出中國教會應該由中國人自己牧養的想法。這受到一些曾在中國宣教之人的反對,但也得到一些人的支持,有一間教會,為此還專門設立一個奉獻,每月一百美元,用來支持中國學生到那里進修神學。

            在西南音樂學院學習一年,馬革順先生已經基本修讀完了碩士課程,遂決定到威斯敏斯特合唱學院就讀,以后用那里的學分抵西南音樂學院不足的學分再拿西南音樂學院的學位。到了威斯敏斯特合唱學院,接觸了名家,長了見識,看到了不足,也學了本事。在這里,他從所授之課與觀摩中領悟了更多指揮形象之外的內涵與深意;不僅在老師的教導中學會了咬字發音,也領會到合唱中咬字發音的重要,這為他后來寫出《合唱學》打下了良好的基礎。這一時期的學習,對于馬革順先生一生所從事的合唱事業有決定性的影響。

            三、仰望:
              幽谷歲月中的低吟

            正當馬革順先生徜徉在音樂的海洋中,為所學到的歡喜、對未學的充滿期望之時,收到了上海浸會神學院院長的信,希望他能回來接任神學院音樂系主任,原來是淮海戰役打響,新中國快要成立了。馬革順先生覺得這是自己義不容辭的責任,再加上掛心動亂時局中的妻女,便毅然回國,加入到教會音樂事工之中。

            初回上海,馬革順先生努力侍奉,希望將自己所學都用上,他教授學生,帶領他們練唱,舉辦音樂匯報演出,到教會指揮詩班,都收到了良好的效果。然而,卻因為他回來是新中國即將成立的時候,讓美國的同學覺得他是共產黨,回國迎接新中國成立去了;而國內有些人則懷疑他是美帝的特務,對他特別關注,從而讓他這個不懂政治的人在文革中飽受批斗之苦。甚至連教會中也有個別人找他的麻煩,致使他決定暫離教會團體,一心在華師大從事音樂教育。

            那時,他似乎與教會脫離了關系,但在他的個人生命中從來沒有離開過神,因為基督信仰是他生命中的一部分,而正是這種“只有死亡才能分離”的信仰,使他度過了人生中最艱難的歲月。那時的知識分子不僅經歷肉體上的痛苦,更承受著心理與精神上的折磨,很多人因此走上了絕路,上海音樂學院中就有20來個人自殺。但馬革順先生相信,如同約伯一樣,如果得不到上帝的允許,魔鬼不能使約伯受苦,從而相信自己所遭遇的也都是上帝許可的,有上帝的美意,盡管自己可能還不理解、不明白。他每日早晚在家禱告,在沒有圣經可讀的時候,他就背誦《詩篇》23篇:“耶和華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凡事交托、依靠神,使自己在經歷比那些同事可能還要苦的境遇時沒有走上絕路。

            正是對神的仰望,使他在文革前經歷各種審查、反思的時候,還能寫出《合唱學》這一最佳中文合唱教材;也正是對神的仰望,使他度過死蔭的幽谷,進入生命的青草地,在苦難后迎來了人生的又一個春天。

            四、侍奉:
              春天里的贊美

            文革結束后,馬革順先生的人生也與祖國一起重生,使馬革順先生的人生煥發出第二個春天。1978年開始,到陜西西安為省歌舞團講課,排練并指揮演出,到福州宣軍區講學,出席全國文代會,參加中外文化交流會,到美國18所大學講學,馬革順先生的人生仿佛回到青年時代,他的榮譽也接踵而來。中國音樂家協會理事、中國合唱協會藝術顧問、中國基督教圣樂委員會顧問、上海合唱協會藝術顧問、國際合唱學會會員、美國合唱指揮家協會會員等,獲美國南浸會音樂年會“圣樂事工成就獎”、中國文聯與中國音協共同設立的音樂最高獎項“金鐘獎”。其中許多都是很多人努力一生也得不到的,但卻一個又一個地不斷加在馬革順先生的身上。特別值得一提的是,前面因為國內的戰亂與政治的變化,馬先生尚未完成在威斯敏斯特合唱學院學習之時,便應召回國,使得他在這處音樂圣地的求學并沒有畫上圓滿的句號,但30年后重返母校——威斯敏斯特合唱學院時,院董事會研究決定授予這位特別的學生“榮譽院士”稱號,這是在學院的歷史上只有幾個人獲得過的殊榮;在1987年,還特別獲得了美國瓦特堡大學“榮譽音樂藝術博士”學位。

            面對榮譽,馬革順先生并沒有忘記自己的許諾,學了音樂要侍奉神、服務教會。伴隨著改革開放的步伐,中國教會也再次向人們敞開了大門,中國的基督徒們迎來了信仰的自由、歌唱贊美神的春天。馬革順先生又回到教堂中指揮詩班,到各地教會去講學授課,上海國際禮拜堂、沐恩堂、杭州青年會、廈門教會……都留下他的身影。他也一直關心并參與中國教會的圣樂事工,任中國基督教兩會圣樂事工委員會顧問多年,支持編輯《贊美詩(新編)》、《贊美詩(新編)補充本》,幫助指揮并錄制《圣歌選輯》、《贊美詩》、《百人合唱》等視聽產品,提議并支持成立華東神學院圣樂科,至今,95歲高齡的他還每學期3次給神學院圣樂科的同學上課,并參與學院重要節期慶祝活動的指揮。這不僅是上帝給他的恩典,也看到他對恩典的回應:生命不息,侍奉不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相關鏈接:

           
           
          傳真、電話:0532-83880285 | 投稿郵箱: churchqd@163.com | 84424693@qq.com
          Copyright 2009 青島基督教網站 版權所有      備案/許可證編號為: 魯ICP備 09049800 號
          香港王中王论坛资枓挂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