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h id="anckp"></th>
      <tr id="anckp"></tr>
      1. <code id="anckp"></code>
            www.s4me2.tw 設為主頁加入收藏精博欣賞互動留言版聯系我們 
          新聞資訊 兩會新聞 國際資訊 神學園地 堂點介紹 靈恩花絮 信仰入門 靈命成長 生活百科 婚姻家庭 親子教育
          證道分享 本會牧師 教牧同工 事工報告 禱 告 屋 信徒人生 見證分享 團契生活 ENGLISH 英語園地 生活指南
          影音欣賞 培 靈 會 詩 歌 MV 和諧社會 政策法規 文化鑒賞 教會節期 郵票欣賞 教會歷史 圣經故事 音 樂
          文章標題:一個基督教藝術家的信仰追求——專訪何琦博士  文章來源:天風:王從友  發布時間:2016/7/21  訪問次數:3393  文章簡介:信仰與美不是對立,整個基督教兩千年的歷史中,信仰與美都是基本協調的,盡管期間有少許不協調的時候,但整體、主流都是和諧發展,而不是對立的。
           

             當前位置:  首 頁   →  云彩集   → 一個基督教藝術家的信仰追求——專訪何琦博士

          一個基督教藝術家的信仰追求——專訪何琦博士

          文章來源:天風:王從友   發布時間:2016/7/21     訪問次數:3393   
            


          簡介:信仰與美不是對立,整個基督教兩千年的歷史中,信仰與美都是基本協調的,盡管期間有少許不協調的時候,但整體、主流都是和諧發展,而不是對立的。


          【 字體: 】【 打印 】【 關閉
            何琦博士,曾任南京金陵神學院教授,南京大學、南京藝術學院客座教授,現為旅美藝術家、訪問學者。曾為亞洲基督藝術家學會理事、中國美
          術家協會會員。作為中國基督教藝術的代表性人物,他這幾年大多在國外訪學。能夠訪問到何琦博士還是因為他正回國度假,于是我們便有了機
          會相約在他的家鄉六朝古都——南京。

            一、藝術讓我認識了基督教信仰

            在西康賓館的6號樓大廳中,記者見到了何琦博士。一位看上去1.8米的身
          高,戴著眼鏡,一頭長發,渾身洋溢著藝術氣息的中年人笑容可地向我走來,他就是何琦博士。作為曾經聽過何博士《基督教藝術史》課程的金陵校友,我自然問出了一直充滿好奇,但又一直沒有機會問的問題,作為一個“很潮”的藝術家,何博士怎么會信仰基督教的?

            原來,伴隨共和國一同成長的何琦在1968年文化革命期間就與同學一同到蘇北農村插隊落戶。一段時間后,初去時的新鮮與興奮勁沒有了,整天除了勞動就是聽一些口號,感到生活無聊、壓抑,對人生也覺得迷茫。一次偶然的機會,一位比自己高兩屆的校友來看大家,有人知道他的歌唱得好,就請他唱
          幾首歌聽聽,因為他是基督徒,就唱了幾首基督教的詩歌。當他唱到一首圣詩的時候,當時的何琦深受震動,一問同學才知道,此歌乃是基督教的《圣母頌》。由于何琦所讀的金陵中學原來是一所教會中學,在讀書的時候就看到并去過學校里原來用于崇拜的小禮拜堂,因此基督教對他也并不是那么陌生,而這一首《圣母頌》,更是讓他覺得人生還有希望,也使他對基督信仰充滿向往。此前,他對基督教的神秘感是一種與生俱來的仰慕之情,曾經在“文革”轟轟烈烈的時候,他一天晚上聽說他的同學的父親丁主教家被紅衛兵抄家了,他倍感揪心,因為他過去曾經去丁主教家玩過,丁主教和郭師母的慈祥和藹給他留下深刻印象,感覺他們怎么也不可能是牛鬼蛇神,于是第二天一早就去丁主教家幫助整理那滿地的狼藉。

            由于當時年齡不大,身體也不太好,生產隊和人民公社看何琦又能畫點畫,就照顧他不讓他下地干活,只要他畫一些毛澤東畫像等的文藝宣傳畫。憑著對藝術的愛好,也為了把宣傳畫畫得更好,何琦就常在回家的時候向當時南京師范大學美術系呂斯百教授和金陵中學惲中贏老師請教,順帶也會借一些藝術畫冊研究。一次,他發現了一幅意大利文藝復興畫家拉斐爾作品“椅子上的圣母”,很是喜愛,就帶回蘇北插隊的地方,白天畫宣傳畫,晚上就不斷地臨摹“椅子上的圣母”畫。盡管當時的宗教活動停止、教堂關門,但對圣畫的臨摹給何琦每天枯燥的生活帶來充實,使他的心靈得以脫離當時的“以階級斗爭為綱”的現實,體驗到畫中的祥和、和諧與愛的光芒。因著心里的感動,在一個基督教被禁止、基督信仰者受打擊的時代中,何琦仍然愿意尋找、親近基督教和基督徒。有機會回南京的時候,他還專門來到太平南路的圣保羅堂和莫愁路的莫愁
          堂看看,可惜當時教堂已經變成了工廠的車間。。

            有人藉著恩典走近上帝,有人藉著真理走近上帝,有人藉著愛走近上帝,而他,藉著基督教藝術走近上帝,基督教繪畫藝術給他的心靈帶來純凈、安寧與安慰,并讓他最終接受基督教信仰,看到人生的希望,得著了生命的盼望。

            二、用基督教藝術播撒“愛”與“希望”

            對基督教信仰的理解與體驗,使何琦博士對那些能給人生命帶來激勵的素材總是充滿向往,并一次次被其激勵。他對一篇有關美國南北戰爭時期的一篇文章中所提到的一個情節記憶猶新:南北戰爭中南北雙方共陣亡超過百萬,南部損失約40%,北方損失約60%,然而,當北方格蘭特將軍去接受李將軍受降的時候,并沒有對失敗的南部進行任何懲罰,他只說了一句話“讓我們擁有和平”,在他看來,這句話充分反映了基督教文化的包容 在他去羅馬參觀早期基督教地下墓窟時,不僅親身感受了當時受迫害時基督徒們只能在地底下崇拜的苦境,更是被地下墓窟的很多壁畫中表達和平的鴿子、表達復活盼望的孔雀所感染。他的藝術生命就是在這種對“愛”與“盼望”的殷切期望中一步步走向熟——不僅使他的藝術創作益加成熟,也使他的肉體生命老而不衰。在一次同學聚會中,有同學開玩笑說:“大家都開始變老了,怎么就何琦看不出來老呢,有什么秘訣?”何琦博士覺得秘訣就在于基督教信仰已經融入自己的生命中,對基督教繪畫藝術的理解與創作也讓他的人生享受更多的喜樂、平安,擁有更美好的盼望。

            也正因如此,何博士在自己的基督教藝術創作中更多關注的是傳遞“愛”、“和平”與“希望”。何博士曾創作了一幅“耶穌平靜風和海”的畫,當美國遭遇了9·11恐怖襲擊后,很多人感到恐懼、害怕,他的畫給很多人帶來安慰。此畫后來在中國基督教兩會2004年在香港舉辦的“腳前的燈·路上的光”主題圣經展中被用作宣傳畫。他特別喜歡耶穌的身上所流露出來的“愛”,深受耶穌在十字架犧牲自己為要給人類留下盼望的影響。他特別喜歡讀耶穌受難前的一天晚上——逾越節晚上的故事,耶穌已經知道自己將要上十字架,但他還是很平靜地給門徒洗腳,去客西瑪尼園禱告的時候,自己汗流如血,卻是到離門徒一段距離的地方獨自禱告。作為一名基督教藝術家,他不是像一些寫實主義藝術家那樣注重表現耶穌的“痛苦”,而是更愿意從愛、寬容與希望的角度來創作,他現在正在考慮根據他對耶穌最后晚餐與客西瑪尼的理解,創作一幅圣畫。

            三、用真實的美來敬拜上帝

            如果說“愛”與“盼望”是何琦博士藝術創作所追求的精神實質,那么對“美
          ”的塑造則是他對基督教藝術價值的追求。

            何琦博士不僅從事藝術創作,也專研基督教藝術史,他總結說:“信仰與美不是對立,整個基督教兩千年的歷史中,信仰與美都是基本協調的,盡管期間有少許不協調的時候,但整體、主流都是和諧發展,而不是對立的。基督教會對真、善、美的追求是具有整體包容性的,信仰表達與美的追求其實并不是脫節的,甚至也都反射到基督徒很生活化的體驗,比如在教會傳統中,基督徒都是將自己最漂亮的衣服穿上去參加主日對上帝的敬拜的——不僅是要莊重,也要講究搭配,包括款式與色彩的搭配,讓人看著賞心悅目,而不是灰色低沉,這就是和諧很好的說明。”

            因此何琦博士一直很強調基督教藝術是真善美的結合,但他所追求的美不是一種僵化的教條,而是一種融入時代信息,融入當代人生命氣質的美,我理解他所說的美是一種賦有“時代感的的美”、“中西結合的美”。 我們可以從他對教堂建筑的理解來領會他的藝術追求。他說,建筑往往體現一個時代精神,教堂建筑也是如此。 不同時代基督教會對教堂都有不同的與其相處的時代對應的詮釋,譬如羅馬式、哥特式、文藝復興式、巴洛克式、新哥特式、現代主義風格等,特別是當代的教堂建筑風格在表達神居所方面更是強烈地傳遞出時代的信息。自十九世紀至二十世紀掀起的崇拜禮儀改革運動以及伴隨一戰后的包豪斯現代建筑美學思潮乃至二戰后出現的后殖民化本土化、處境化的浪潮等,都在不斷擺脫殖民化時期流行的“新哥特式”的教堂建筑統一模式化的樣式,表現出當代基督徒在對“神的居所——教堂建筑”的創意上更體現出百花爭艷的時代精神和美感。何博士在國外考察過數以百計的當代基督教堂,總體上看,除了歐洲一些國家地區修復了一些因二戰損壞的哥特式教堂——把它們作為對歷史文化遺跡的修復工程外,基本上都不去再建新的哥特式教堂。因為現代教堂的神學理念是更強調崇拜的集中向心式,基督徒到教堂更渴望得到在神的居所里的團聚,在神的居所里,在神的面前應該是上帝面前人人平等,故向心的集中式教堂建筑平面設計更成了現代教堂的首選。而傳統哥特式教堂的長方形中殿及兩旁的拜苦路的縱深,更強調的是天主教會內部不同教階的等級秩序與中世紀的朝圣苦修之路,而使得教會的崇拜在向心的張力上弱化(當然這種情況自天主教的崇拜禮儀運動后特別是自梵二會議以來也發生了很大改變)。

            藝術的價值在于創新,教堂建筑和內部裝飾都要反映時代感,教會不應滯后于時代。可以鼓勵藝術家在上帝的圣所——教堂中運用自己的技藝來贊美上帝,運用上帝所賜予的色彩贊美上帝。讓教堂在莊嚴中更富美麗,賦予它時代美感,反映出現代人的追求。讓進來敬拜的人能在教堂裝飾藝術中就感受到上帝的奇妙、偉大,配得人類的贊美與敬拜。

            在2000年世紀之交時,基督教界制作了一本由全世界不同國家的藝術家創作的《世界基督教藝術2000年》基督教藝術畫冊,其中亞洲選了兩個人的作品,一個是日本著名基督教藝術家渡邊幀雄,另一個就是中國的何琦博士
          ,這既是對何琦博士藝術創作水平的一個肯定,也是對他一直所追尋的藝術道路的肯定。當時的教皇約翰·保羅二世親自為畫冊題寫前言,他說:“基督教需要藝術,美可以拯救世界。”十九世紀德國詩人希勒也說過:“或許,只有藝術才可以拯救信仰的貧乏。”這是對于美的價值的肯定,是我們個人所無法切身體驗的,但是我們相信,上帝配得我們用最美、最真的東西來敬拜他,因為他是眾善的泉源,他配得極大的贊美!

            奧古斯丁在《懺悔錄》中曾經說過:“我愛你愛得太遲了,那么古老的美,那么新的美,我愛你愛得太遲了。”這美就是上帝,是何琦博士要藉著他的藝術作品所敬拜、所傳揚的那一位。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相關鏈接:

           
           
          傳真、電話:0532-83880285 | 投稿郵箱: churchqd@163.com | 84424693@qq.com
          Copyright 2009 青島基督教網站 版權所有      備案/許可證編號為: 魯ICP備 09049800 號
          香港王中王论坛资枓挂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