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h id="anckp"></th>
      <tr id="anckp"></tr>
      1. <code id="anckp"></code>
            www.s4me2.tw 設為主頁加入收藏精博欣賞互動留言版聯系我們 
          新聞資訊 兩會新聞 國際資訊 神學園地 堂點介紹 靈恩花絮 信仰入門 靈命成長 生活百科 婚姻家庭 親子教育
          證道分享 本會牧師 教牧同工 事工報告 禱 告 屋 信徒人生 見證分享 團契生活 ENGLISH 英語園地 生活指南
          影音欣賞 培 靈 會 詩 歌 MV 和諧社會 政策法規 文化鑒賞 教會節期 郵票欣賞 教會歷史 圣經故事 音 樂
          文章標題:神清晰地告訴我:你的信救了你  文章來源:作者:小雷  發布時間:2018/6/12  訪問次數:1489  文章簡介:(約1:1-2)太初有道,道與神同在,道就是神。這道太初與神同在。
           

             當前位置:  首 頁   →  靈修隨筆   → 神清晰地告訴我:你的信救了你

          神清晰地告訴我:你的信救了你

          文章來源:作者:小雷   發布時間:2018/6/12     訪問次數:1489   
            


          簡介:(約1:1-2)太初有道,道與神同在,道就是神。這道太初與神同在。


          【 字體: 】【 打印 】【 關閉
            

          神清晰地告訴我:你的信救了你

          作者:小雷  

          轉自:信仰的力量

           

          (約1:1-2)太初有道,道與神同在,道就是神。這道太初與神同在。

           

            世人在沒有認識神之前,終其一生都找不到真理。人們總是在人群中尋找可以學習的榜樣或楷模,透過他們來反照自己。神說我們在母腹里就是個罪人,一個罪人傳遞給另一個罪人的只有罪惡,不可能給到真理,因為真理在創造真理的神手上,只有認識神才能認識真道、真理,并與神同行在其中。

           

            我被造四十年后才認識了神,主耶穌把這寶貴的道路、真理和生命賜給了我,又給了我鹽和光。我藉著神的引領,在我信靠祂的日子里,因為有鹽,讓我在這個社會染缸中不至于失味,有光,讓我在生活之旅永遠不至迷失方向。

           

            沒有認識主的年月里,一切的不如意都是認為命不好。病痛伴隨了我四十年,過去的四十年里,藥幾乎從來沒有停過,不吃飯可以,不吃藥是絕對不行的。五歲急性肝炎、六歲急性腎炎、八歲急性肺炎,九歲和姐姐在上海外婆家過暑假又染上急性腦膜炎,差一點就變成白癡。父母看我身體不好,就送我參加校田徑隊、足球隊,身體開始漸漸強壯,到了十五歲時,更大的打擊在等著我。

           

            讀高中一年級時,一次意外,正在用刀削鉛筆的手被同學不小心撞到,鉛筆刀刺進了我的右眼,痛得我暈了過去,醒來的時候躺在醫院手術床上正在手術,我叫了起來,醫生的手按住我,我問醫生我的右眼怎么什么也看不見了,醫生沒有回答我,只叫我不要動,馬上好、馬上好。我絕望了,此時腦海里回想著剛才發生的一幕,眼淚順著尚未包扎好的沙布往下流。仿佛生命在這一刻劃上了句號,所有的希望與未來都沒有了。

           

            一個月后,因雙目交叉感染,我的左眼也看不見了。我成了名副其實的瞎子。爸媽非常著急,姐姐來看我,說:爸媽仿佛一夜間老了二十幾歲,父親的頭發脫落了,母親的雙鬢漸漸露出了白色。他們在尋找中國最頂級的醫生來為我會診,最后他們把為毛主席做白內障手術的北京同仁醫院院長張曉樓都請到了我病房為我會診。大量的激素通過點滴進入我的血管,仿佛在一夜間我由一個瘦削而硬朗的少年人催成了虛弱肥胖的中年人,頭發一把把脫落,皮膚一段段撕裂,全身的血管被針扎得沒有一處是完整的。

           

            一年后,勉強保住了微弱的視力。從此后,那要命的激素仿佛在我腳上裝上了滑輪,向死亡飛快地行駛而去,我全身的內臟由此而改變,象混亂的繩索完全沒有章法。我每天都在期盼和幻想,有時在夢里都想把那該死的激素戒掉,但它仿佛是一根繩索緊緊勒住了我的脖頸,當我想掙脫的時候,它讓我窒息;當我順服它的時候,它又一點點地摧殘消耗著我的生命,剎那間我的手仿佛觸摸到了地獄門上的扣環,只要輕輕一叩門就打開了,我就成為魔鬼口中的點心。

           

            原來那個不肯服輸的我,在周遭人異樣的眼光中不斷拼搏,二十歲當上了一間國營企業的經理,而后又下海經商,事業一度達到輝煌,在病魔的折磨中我更不斷透支著我的生命,直到四十歲那年家庭、婚姻、事業全部陷入絕境。

           

            姐姐多次從美國給我打電話,讓我去教會,我實在不知道廣州教會在哪里,也不知道她叫我信的這教能給到我什么、幫助我什么,我試著給114打了電話,問了離我家最近的教會是哪間,114告訴了我東山堂電話,我于是嘗試著給教會打了電話,接聽我電話的是一位牧師,我當時無知地問她,什么時候教會開門,我需要帶些什么才能進入教會,她告訴我:什么都不用帶,只要你來信就可以了。

           

            周日,我帶著妻子孩子踏入了教會,我好奇地看著每一個信徒,他們相互問候著平安,口里最多說的是“感謝主”。我實在不知道他們在說些什么,我隨著人群進入了棚架下,學著他們的樣式唱贊美詩:“一雙釘痕的手叩響久閉的門,一個柔和的聲音把我的心奪走……”當我唱到這句歌詞的時候,我的淚水實在控制不了,象斷了線的珍珠一樣嘩啦啦往下流,仿佛那只釘痕的手在解下我脖頸上的繩索,我在公眾面前第一次放聲嚎啕大哭,身邊的信徒遞上了紙巾給我,他們沒有任何詫異的言語,還是重復著那句話:感謝主、感謝主。散會后,牧師又給我們一家人做了單獨的服侍,她告訴我們有一位唯一的真神愿意背負擔當我們一切的重擔,只要我們用心靈與誠實來認祂做我們的救主,祂必引領我們走上平安喜樂的正道。臨走前,牧師送了我們幾張講道的光碟,我們在教會的售書室購買了《圣經》。

           

            從此以后,《圣經》中主的話語成了我們家討論的話題,當我們用心靈與誠實向神禱告的時候,祂賜給了我們過去無法想象的恩典,我們的夫妻關系由走投無路、面臨離婚到被改變得如圣經里講的一樣“二人成為一體”,這是完全的身心靈的合一。孩子也因著神愛的醫治,由一個憂愁又頑梗背逆的小孩轉變為一個喜樂良善、溫柔懂事的孩子,神的恩典實在數算不盡……

           

            有一天,我一個人在家看了美國一位張牧師的講道,他曾經也是服了大量的激素治病,被繳素折磨得很痛苦,他向神禱告,神就醫治了他,使他身體完全康復,脫離了激素。我看到這里,我想:我跟他如此相似。我關上房門,靜靜地跪在床前,學著他的樣式,向神禱告:主啊,你揀選了我,我認你為我的天父,我認你為我的神,我祈求你來醫治我,來幫助我,去掉激素對我的折磨和捆綁,它已經折磨了我幾十年,讓我身心交瘁,痛苦難忍。主啊,你不是需要器皿嗎?我愿意成為你的器皿,你如果要用我,就摘掉那激素對我的捆綁;你要是可憐我,我愿意早點回到你的身邊。你是主宰天地的主,此時此刻我用心靈與誠實向你訴說我心中的話語,求你來為我作主吧,禱告奉我主耶穌基督的名求,阿們!

           

               禱告完后,我毅然決然地將所有激素和藥物丟進了垃圾桶,說:“主,你看著辦吧。”

           

            從此以后,我的身體一天天好起來。主真的垂聽了我的禱告,去掉了我的繩索,我高興地向家里人宣告:我再也不用吃激素了。我的主已經醫治了我。在不認識主的過去,我一次次嘗試用指甲摳去激素藥片的一個小角來減藥,都無法實現減藥成效,每次減藥換來的都是眼病的復發,本來微弱的視力就象一根快要熄滅的蠟燭,風一吹就會滅掉。然后更大劑量的激素才能控制住眼病的惡化。但這次不是,一天過去了、一周過去了、一個月過去了、三個月過去了,隨著時間推移,我的信心越來越堅定,眼病再也沒復發。

           

          又一次奇特的經歷,讓我更加認識神的大能。

           

               兩年后的一個春節,我們開車回海南,途中我的視力忽明忽暗,好象在過一個個的山洞,并且眼睛感到越來越劇烈的疼痛,到了海口時已什么都看不見了,我被馬上送進了醫院,醫生檢查眼壓很高,十分危險,說這里無法處理,要求我們馬上飛回廣州治療。

           

            次日中午,我們買到了回廣州的機票,在機場辦理登機時,我是被輪椅推去的,生命體征很不好,機場人員不讓我們登機,怕在機上出現生命危險,經我妻子再三懇求,并填寫了責任自負保證書,機場才讓登機。回到廣州就直接進了鐵路醫院。

           

            那天是大年二十九。一位眼科的知名教授已經在那里準備給我手術了,經過檢查后,這位教授把我妻子叫到一間房,很沉重地對她說:“你要做好你丈夫眼睛全盲的思想準備,因為他的眼底非常差,我只能將他的眼壓降下來,使他的生命體征恢復正常(當時心跳僅有40下/分鐘,血壓很低),其他的也沒有多少辦法了。”妻子很快在手術書上簽了字,我被推進了手術室。

           

            我躺在手術臺上,內心里有一種莫名的平安。因是局部麻醉,醫生之間的對話我都聽得很清楚,醫生摘掉了我跳出瞳孔外的晶體,割去了我部分的玻璃體。我問醫生是不是要裝人工晶體,醫生回答我說:不用了。我感到十分好奇。手術很快完成,我自己下地由人攙扶著走回了病房,雙眼被紗布緊緊地裹著,一點光感都沒有。

           

            我妻子打了電話給教會的牧師,牧師與宣教士馬上趕了過來,為我做了禱告,我也向神呼求說:我的天父,你既然揀選了我,你就要對我負責任,地上的父親尚且這樣愛自己的孩子,主啊,我相信你更愛我,因為我是在萬人當中被你揀選。如果我眼睛瞎了,沒有勞動能力了,沒有飯吃了,你給我吃;我看不見路行走,你一定會來背著我走,我賴上你了,誰叫你是我的天父。奉耶穌的名,阿們。

           

            奇跡發生了,晚上九點多鐘,眼睛突然放亮,那種光線是從來沒見過的嶄新的光,我叫了起來:我的眼前怎么這么亮。妻子和在場的牧師都感到很稀奇。第二天在暗房換藥檢查,打開紗布時,墻上有種強烈的光刺激著我的眼睛,我隱隱約約看到墻上視力表那個大大的“E”字,我知道我眼睛被主醫治了,內心感到無限的喜樂和感恩,我知道在我即將跌入深淵的時候祂用釘痕的手又一次托起了我。醫生也感到奇怪,醫生告訴我:你的眼底視網膜萎縮、黃斑病變、就象一張發了霉的相片底片,沒有可能再洗出有影象的照片來了。醫生也不知道我的視力從哪里來的,醫生說手術時沒有給你裝人工晶體,就是認為已經沒有必要了,裝了也白花錢。我告訴他:我有神,是祂幫助了我。我是一個基督徒,是神的孩子。

           

            很快我就出了院,在家休息了一個星期后,回院復查,醫生給我戴上一副遠視鏡,我看到了0.7的視力,我高興極了。回到家再一次向主跪下謝恩。神清晰地告訴我:你的信救了你。于是我到眼睛店配了一副遠視鏡,戴著眼鏡已能看到1.5的視力。直到如今二年多又過去了,我的眼睛沒有晶體也沒有部分的玻璃體,視力依然如此。實在是主奇妙的大恩!感謝神!

           

            我現在在東山堂的禱告團服侍,回想四十幾年來的風霜雪雨,真是感恩神所賜的寶貴經歷,原來祂早已為我預備了這條救恩的道路,我要借著神給我的見證,向世人傳揚主的福音。我自己清楚地知道,不是我比別人好,也不是我比別人強,是神借著我這個器皿讓沒有信靠祂的人,通過我的見證來認識這位獨一的真神;讓那些信靠祂的弟兄姐妹,更加有信心在這條天路上踏踏實實地跟主走。我們都是同路人,是神將我們引領到那條太初的道上與祂同行,我們需要相互扶持。我們也有小信的時候,我們也需要別人為我們禱告;別人在這條路上跌倒的時候,我們愿意伸出手來用神賜給我們的力量來幫助他們。我們的目標是一致的,我們必在天國與我們的神相聚,因為祂已為我們預備,感謝主,阿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相關鏈接:

           
           
          傳真、電話:0532-83880285 | 投稿郵箱: churchqd@163.com | 84424693@qq.com
          Copyright 2009 青島基督教網站 版權所有      備案/許可證編號為: 魯ICP備 09049800 號
          香港王中王论坛资枓挂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