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h id="anckp"></th>
      <tr id="anckp"></tr>
      1. <code id="anckp"></code>
            www.s4me2.tw 設為主頁加入收藏精博欣賞互動留言版聯系我們 
          新聞資訊 兩會新聞 國際資訊 神學園地 堂點介紹 靈恩花絮 信仰入門 靈命成長 生活百科 婚姻家庭 親子教育
          證道分享 本會牧師 教牧同工 事工報告 禱 告 屋 信徒人生 見證分享 團契生活 ENGLISH 英語園地 生活指南
          影音欣賞 培 靈 會 詩 歌 MV 和諧社會 政策法規 文化鑒賞 教會節期 郵票欣賞 教會歷史 圣經故事 音 樂
          文章標題:后現代情境下基督徒的家庭靈修探尋   文章來源:高永亮 牧師  發布時間:2018/12/28  訪問次數:1127  文章簡介:在后現代情境下,社會文化的傳統和價值體系被解構。人們崇尚從消費和懷疑一切的角度反叛過去,否定權威,提倡多元和相對,強調個人價值和體驗。在此處境中基督徒如何建立家庭的靈修模式是個無法回避的問題。
           

             當前位置:  首 頁   →  神學園地   → 后現代情境下基督徒的家庭靈修探尋

          后現代情境下基督徒的家庭靈修探尋

          文章來源:高永亮 牧師   發布時間:2018/12/28     訪問次數:1127   
            


          簡介:在后現代情境下,社會文化的傳統和價值體系被解構。人們崇尚從消費和懷疑一切的角度反叛過去,否定權威,提倡多元和相對,強調個人價值和體驗。在此處境中基督徒如何建立家庭的靈修模式是個無法回避的問題。


          【 字體: 】【 打印 】【 關閉
            

          后現代情境下基督徒的家庭靈修探尋

          高永亮


              在后現代情境下,社會文化的傳統和價值體系被解構。人們崇尚從消費和懷疑一切的角度反叛過去,否定權威,提倡多元和相對,強調個人價值和體驗。在此處境中基督徒如何建立家庭的靈修模式是個無法回避的問題。

              本文嘗試從后現代處境下探討中國之家庭靈修模式,企望可通過建立愛與情的關系靈修模式;動與靜相調節的活潑模式;節日與教導相結合的故事模式以及言傳與身教的榜樣模式,鞏固中國基督徒家庭成員的靈修,以應對后現代處境下的基督徒的靈修生活。使得基督徒的信仰生命具有傳承正信,辨別是非,抵御異端邪教和新新思潮的極端影響,能夠為社會的穩定和時代的文明發展發揮出信仰生命的正能量。


          一、 后現代情境 

          1.后現代定義

              “后現代”是一個新的概念。這一概念的合法性至今還是一個爭論的焦點。[1]P43 這從人們賦予它不同的名稱可見一斑,羅青和讓—弗·利奧塔等從文化的潮流和反潮流現象視之謂“后現代主義”;[2]P111 安東尼·吉登斯從生活重構的深刻影響中指“發展”的含義,謂之“全球化”; [3]P2 大衛·萊昂則從社會與文化之性質與方向謂之“后現代性”。[4]P154 可見“后現代”是一個很寬泛,且無定論的概念。“后現代”最初,它只是一個文學批評概念,但后來逐漸蔓延到其它領域。這一概念在時間也是難以確定,在美國,最初是指二十世紀五十年代出現的一些現象[1]P43-44[ 最初,它只是一個文學批評概念,但后來逐漸蔓延到其它領域。 ] ,70年代初這股思潮傳到歐洲,但人們的著眼點卻轉移到70年代以來的狀況了,于是有人宣告后現代主義已經衰落,社會開始“后—后現代主義”了,如此同時,后現代的概念卻愈來愈向后做尋根延伸,有人認為始于1875,有人認為最早可追溯到荷馬時代,更有甚者認為亞里士多德是這一思維的始作俑者。[1]P44

              西方學者們選用“后現代”一詞來描述現代性還未退出人類發展的舞臺,而嶄新的社會狀況還未到來之時的“生活于間隙時期的感覺”,開始從不同的角度對現代性進行多方位的反思,逐漸形成和發展為一種流行的思潮。[5]P47

          2.后現代特征

              后現代具有以下特征,“后現代”是一個看待世界的觀念發生根本變化的時代,懷疑機械論的世界觀是其標志;是一個告別整體性與統一性的時代;是一個多元化為基本觀念的時代;強調經驗至上,是完全不同的知識形態、生活設計、思維和行為方式的不可剝奪的權利;是反統一化的企圖。[1]P46-48

              后現代的這些特征概括來看,它是具有批判傳統和創新精神的意識,藐視權威和傳統,是不確定性和非連貫性的思維。這是一種已經蔓延開來的影響力,正全面而深入的成為人們生活的現實。一味的否定和肯定都為時過早,但是這種影響力催逼我們要對即將發生的什么給與判斷而不是給它定義或體驗。正如有人所說“正在生發的社會秩序,不管是被設想為‘后現代’或者‘高級現代’,首要的特征是新的溝通模式”。[4]P154

          3.應對后現代

              愛是人類歷史和生活的永恒話題。基督教提倡以愛為中心的生活是基督徒生活的根本。置身于一個后現代及各種潮流充斥的時代中,豐富的物質生活和精神的開放自由并沒有填滿人心的欲望。個人主義建造了自我封閉的“孤島”,人在不確定中并沒有把握住自我卻是迷失了自己。在否定傳統和權威的同時,人落于漂浮之中,各人隨心所欲,偏行己路。在多元化盛行的意識里,體驗就成為了人生的快樂,但是最終生活沒有了主題。“人是什么?”這個最基本的問題就會凸現出來。能以建立生命和滿足人心需要的東西顯然不是自我陶醉和物質的豐富,人需要社會的空間,也需要人與人的溝通和感情。這其中的元素非愛莫屬,所以,時代可不斷變化和發展,但愛卻是人類生命的核心,這應該就是人的存在意義和價值所在。愛是什么?《圣經·哥林多前書》十三章四至八節給出的答案是“愛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愛是不嫉妒……愛是永不止息。”顯然,這愛是具有自我約束的能力又有超越自我達至真理的指向,所以,這樣的愛是具有生命力的愛,從短暫聯于永恒。基督徒要活出愛的生命,就要從家庭開始,建立人與人的和諧關系。

              從社會學角度看,家庭是組成社會的一個最小的細胞,社會與家庭的關系緊密相聯。如此說來,家庭就是一個縮小的社會,人在家庭中的生活品行,經濟活動、人際關系、道德情操等直接反應到社會中來。所以,建立和諧的人際關系要從家庭開始。家庭成員和生活彼此和諧了,對社會和諧的構建將起到助推作用。后現代要人走出家庭獨自享受,但是平安生活要我們從與家人共享開始,有愛的生活理念是建立和促成和諧的人際關系的基礎。


          二、后現代與中國的家庭關系

          1.一般社會家庭的關系

              20世紀50至60年代的中國家庭基本上延續了“傳統的家庭”形態。“男主外,女主內”的角色圍繞經濟有了明確的分工。但同工卻不同榮,男尊女卑的觀念充斥在人的思想和家庭的生活中,傳統家庭沒有男女平等的地位,妻子在婚姻生活中被要求是賢妻良母型,并從一而終,女孩子的美德就是貞節。家庭生活難言幸福,但是離婚則是一件羞恥的事情。[3]P51-54 可謂“重親情,輕愛情”的年代。70至80年代出現了多樣化的家庭,費孝通先生將之分為四類,即殘缺家庭(配偶一方過世或父母雙亡僅余子女);核心家庭(夫婦及子女);主干家庭(兩代重疊雙核心家庭之外加之成員中的其他親屬);聯合家庭(同胞多核心家庭即“大家庭”)。[6]P3-4 面對現代化科學、技術、理性的沖擊,家庭的模式和傳統開始解構和變遷。家庭重視對子女的教育,夫妻角色趨向重愛情,輕親情變化。婦女走出廚房進入社會。社會提倡“自由戀愛”,因此也出現“同居”,“試婚”等問題。90年代至今,社會進入電腦化、資訊化、私密化,后現代的影響日趨明顯。家庭關系出現“反樸”,人“要愛情還要面包”,夫妻的小家庭重于大家庭,個人的意識對抗集體的意識,重視私人空間,人際關系因內心化而被疏遠。社會出現了“高離婚率”、“一夜情”、“濫情”等,要享受不要責任的問題。身處這一社會現象的基督徒自覺或不自覺的感受到“后現代”性給信仰和生活帶來的巨大誘惑和沖擊。

          2.基督徒的家庭關系

              后現代不僅對一般社會家庭產生影響,基督徒家庭也不例外。在西方具有多維指向的“后現代主義”,在中國被幻化為“怎么都行”的處境中[7]P128 ,基督徒也處在“風雨飄搖”的危機之中。從前有足夠的時間與家人團聚的光景不再,要為擁有“更多”的東西而工作的人也包括基督徒在內。在時間的鏈條中人也被物化,家成為工作之外的另一個驛站。夫妻之間因為各自的忙碌而無心戀家,由此,基督徒的家庭也出現了問題。家人的關系越來越疏遠,即使家人在一起,個人只做自己的事,很少交談,更沒有共同的感受了。[8]P33 在孝敬父母,教養孩童的經訓上也變的力不從心,甚至出現基督徒的離婚率也在令人遺憾的走高。

              在后現代的處境中基督徒應當象小山晃佑那樣自問“做人”的意義是什么?一個孤立的個人生活,是難成為人的生活,“做人”的意義在于活在人與人的關系中。[9]P12

          3.基督徒家庭靈修的挑戰

              后現代帶來基督徒家庭靈修是被消費化和多元化了的挑戰。大衛·萊昂論到后現代的影響時說:“如果說后現代性有所意味的話,它就意味著消費社會”。[4]P124 換句話說,當今社會的消費自由和享樂主義已經成為“生活世界運轉的軸心”。[4]P121 一切皆未幸免,基督徒的家庭靈修也被消費主義所“物化”,傳統中家庭靈修的讀經、禱告、證道(分享)唱詩等系列儀式被家庭的成員(父母、妻子和子女)有選擇性的消費了,喜歡讀經或唱詩的人在“喜歡”過后也就預示著這人靈修的結束,而對它項內容漠然視之。靈修的證道(分享)信息也被嬉戲成為“什么都行”的態度所替代。

              受消費化的影響,傳統的、文化的、政治的(權威的)機制易被廢棄,呈現出“文化多樣性,風格異質性,以及信仰體系分化是它成功的要件”。[4]P121-122 基督教救恩的唯一性(使徒行傳四章十二節:除他以外,別無拯救……)顯然易被質疑為“陌生人”,因為在包容一切的理想讓位于后現代變動不居的多樣化聲音下,想堅持單一生存方式或統一體系的所有希望都變得更加渺茫了。有人斷言,“在宗教領域……成為‘異端規則’的東西正在盡力發揮作用,它否定唯一真理,迫使一個人的信條變成另一個人的疑問”。[4]P108 針對后現代情境下對基督徒家庭靈修的影響,以下話題僅就中國的基督徒家庭靈修模式提出一些思考,作為教會大家庭靈修生活的縮影,不涉及教會的公共靈修生活。


          三、后現代之家庭靈修探尋

          1.建立愛與情的關系靈修

              家庭的核心價值在于愛與情的關系基礎。后現代情境中人要在忙碌中給家人留有“品質時間”(Quality Time),在相處中建立一種愛與情密切的關系。傳統的中國家庭關系可概括為三種,即夫妻關系,夫妻與子女關系,夫妻與老人(雙親及長輩)關系。[① 雷潔瓊.“新中國建立后婚姻與家庭制度的變革”,載《中國家庭及其變遷》,喬健主編(香港:香港中文大學社會科學院暨香港亞太研究所出版,1991),27.]①后現代中這種關系可從每一組關系中向對方分解為多種的向度關系,如父子(女)、母子(女)、兄弟、姊妹等,這諸多的關系中比金錢和地位更寶貴的就是愛和情的關系。這種關系是社會所沒有的,也是不能給予的,基督徒應該在家庭中充分透過這種關系,把耶穌教導的“愛人如己”的真理運用在靈修生活中。尤其注重父母對兒女信仰生活的關懷,教導上帝愛世人以致使耶穌在十字架上為人舍命,顯明上帝對人的愛與情的真理,基督徒的家庭關系也要以此為核心,讓家人樂于“在一起”共同享受和建立這種愛與情的關系,設立家庭成員的每周團聚時間,家庭靈修才具有親和力和感染力。 

              建立家庭愛與情的關系靈修模式,可使后現代的家庭確立以上帝的愛和情為生活的中心,幫助家人持守生命的意義和方向在上帝的真理之中。

          2.動與靜相調節的活潑靈修

              建立動與靜相結合的調節靈修模式,應對多元化和相對性的后現代處境。傳統家庭靈修多數是在“座”靈修,不能走動,要安靜是基本的要求。在當今的多元化和相對性社會中,家庭靈修要避免從一而終的“座”靈修,讓默想和禱告成為靜的一環,讓分享和贊美成為動的另一環。帶領者(父親或母親)邀請家人一起成為“主持人”或“分享者”,要使人人成為靈修的參入者而不是“觀禮者”。家庭靈修也要出到室外,在公園或野外、海濱等與自然界的接觸和親近中建立生命與上帝的關系。在環境的調節中使家庭靈修在動與靜的結合中活潑進行。用朗誦詩篇(19篇),讀創世記(1至2章),講論耶穌的“無花果樹”比喻(太21:18-22)等分享上帝的大能和作為。
          在動與靜結合中調節家庭的靈修模式,讓生命在經歷和體驗中得到信心的堅固和靈性的增長。

          3.節日與教導相結合的故事靈修

              建立節日與教導相結合的故事靈修,加強靈修的深度和廣度。基督教的圣誕節、受難節和復活節等傳統節日應該成為家庭靈修的增強點。以讀與之節日相關的經文配以默想和家人的彼此分享,帶領者講出中心的主題予以教導,把節日的主題與現實的生活相關聯,激勵家人在信心和愛心中對上帝的委身,并對上帝充滿生命的盼望。宋泉盛的《故事神學》可作家庭靈修的參考。

              中國的春節、中秋節、端午節、國慶節、雙親節(母親節、父親節),等傳統節假日也是靈修的好機會。在忙碌的后現代生活中,節假日是中國家庭最休閑的時間(城市中多數家庭是雙職工,節日通常是法定假日),基督徒家庭要趁這時設計與傳統文化或節日有關的內容給與神學意義的解讀,用“講故事”的方式建立屬靈生命的靈修。在春節時講述上帝創造世界萬物及權能,大地在生命的更新中煥發生機。人的生命也會經歷“嚴冬”時節,但不應萎靡無望,而要確信困苦和艱難的“嚴冬”終將結束,上帝的慈愛和權能要使生命更加豐富和成熟;中秋節是親人團聚的日子,嫦娥和董永因為深愛著對方,所以時空再久長也不能使他(她)們分離。家庭的親人團聚不在吃吃喝喝,乃在于愛心的分享和建立。上帝預備了天家,在生活中實踐和分享愛心的基督徒將來都要如此與上帝團聚。雙親節中結合中國的“孝親”,看到基督徒有愛神和愛人的本份。

              建立節日與教導相結合的故事靈修,使中國的基督徒可在傳統與文化中體認上帝的權能和慈愛,激勵家人在生活中學習愛神愛人。

          4.言傳與身教的榜樣靈修

              在家庭中建立言傳與身教的榜樣靈修,是信仰成為生活化。亞伯拉罕蒙福的秘訣是建立家庭的祭壇。[8]P48 后現代下的基督徒家庭靈修也要樹立“家庭的祭壇”,就是讓家庭成為人人效法基督的場所,家不是人人放縱與自私的“密室”。父親在家庭中應當擇機述說上帝的話語給家人聽,如同在猶太人的家庭中,父親在晚餐時的宣告一樣“以色列啊,你要聽!耶和華我們神是獨一的主,你要盡心、盡性、盡力愛耶和華你的神。”(申6:4-5)這宣告是對家人的也是對自己的,父親在家中要成為上帝話語的言傳者,同時更重要的是要成為施行者。父母要教導兒女的價值觀,物質財富,人際關系,性與婚姻,社會公德。也要鼓勵和帶領兒女積極參與教會生活和服事,關懷親友和鄰舍(和睦鄰里,友善待人),有見證的生活。讓言傳與身教成為家人事奉上帝的榜樣。馬丁路德提出父母對兒女而言,等同于“站在上帝的地位”他們在地上擁有最高的權柄,其他的權柄,其實是從父母權柄衍生出來的(如世俗政府)。 [① 保羅·阿爾托依茲(Paul Althaus),WA《馬丁路德全集 威瑪版本》,《馬丁路德的倫理觀》(臺灣:中華信義神學院出版社,2007),164.]① 馬丁路德所倡導“人人皆為祭司”,就是要讓信仰生活化,日常化,打破圣與俗的界限,于普通的俗世生活中活出圣潔和尊嚴。樹立家庭是祭壇,人人是祭司的生活,才能讓“基督是我家之主”得到落實。

              建立言傳與身教的榜樣靈修模式是基督徒家庭靈修生活的需要,也是基督徒生命的見證所在,靈修生活最終目的不在形式與禮儀,乃在生命的陶造與言傳身教的見證。

           

          四、結語

              后現代的影響已經無處不在,它給社會帶來的后果是“毒瘤”或是“醫治”現在難以定論,對基督徒的信仰來說,雖然世界萬物逐漸都在改變,但上帝恩典和救贖的真理沒有改變。基督徒有一告人的福音就是上帝愛世人。

              在后現代情境中建立中國基督徒的家庭靈修模式,就是為要堅固信心應對挑戰,基督徒要在生命中朝向上帝的使命和見證,就要從建立家庭靈修模式開始。試想,每個基督徒皆能建立之家庭靈修模式或嘗試首先在家庭成員中注重靈修的生活,正信的信仰必然得到傳承,異端邪說將沒有市場,幸福的家庭生活和和諧的人間關系以及和諧的社會建設必然悄然而至!


          參考文獻

          [1] 讓—弗·利奧塔等.后現代主義[M].趙一凡等,譯.北京: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1999.
          [2] 羅青.什么是后現代主義[M].臺北:五四書店有限公司,1989.
          [3] 安東尼·吉登斯.失控的世界[M].周紅云,譯.南昌:江西人民出版社,2006.
          [4] 大衛·萊昂.后現代性[M].郭為桂,譯.長春:吉林人民出版社,2004.
          [5] 丹尼爾·貝爾.后工業社會的來臨[M].高鋯等,譯.香港:商務印書館,1986.
          [6] 喬健.中國家庭及其變遷[M].香港:香港中文大學社會科學院暨香港亞太研究所出版,1991.
          [4] 李陽.冒險的遷徙:后現代主義在中國的傳播[J].開放時代,2002,6.
          [8] 唐佑之.家在教會[M].香港:福音證主協會出版部,1979.
          [9] 小山晃佑.五分鐘神學[M].陳舉,譯.香港:基督教文藝出版社,1991.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相關鏈接:

           
           
          傳真、電話:0532-83880285 | 投稿郵箱: churchqd@163.com | 84424693@qq.com
          Copyright 2009 青島基督教網站 版權所有      備案/許可證編號為: 魯ICP備 09049800 號
          香港王中王论坛资枓挂牌